您所在位置> 综合首页 > 国内 > 正文

不良资产行业元老问计地方AMC转型:不能重走四大之路

2018-06-19 17:44:36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简繁转换 打印内容 关闭网页
字号:T|T

  从1999年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至今,四大AMC走到了第19个年头。四大AMC一方面为化解银行业不良资产做出了重大贡献,另一方面可谓是中国不良资产处置行业的黄埔军校,为不良资产行业培养了大批人才。

  而经历了政策性处置到商业化转型,四大AMC业务开展目前已深入到了不良资产链条的各个方面,同时依靠旗下的多元化金融服务平台,能向目标客户提供全面的资产管理服务。

  与四大相对成熟的模式不同,地方AMC概念2014年才正式落地,虽然在2016年进行了政策的再松绑,并至今并未在政策上过多限制,但随着不良资产行业的升级和竞争的加剧,地方AMC面临着上有四大、下有非持牌机构,颇有些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局面。

  行业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,地方AMC到底要做什么?

  几位在不良资产行业深耕十数年、转入地方AMC的不良资产元老级深喉,为记者讲述了他们对于地方AMC定位与转型的思考。

  不能照走四大的路

  1999年华融成立时从工行加入的李明(化名)说,1999年的华融还是政策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,2006年四大AMC已经把大部分资产处置完毕,也面临着怎么转型往哪转的问题。十年来,四大AMC转型都非常成功,也走出了中国特色并得到了社会的承认。有些人认为,地方AMC也要走四大的路子。

  但他认为,全面学习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不现实。大部分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不可能成立全牌照的金融平台,不管央企控股还是地方控股大多都有自己的金融平台,有自己金融控股发展设想。比如招商局集团已经有很强大的竞争平台,不可能再成立金融控股集团。其他地方AMC多也存在这种情况。

  李明回忆,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至今的发展之路,除了金控平台之外,本质还是以不良资产管理为基础。中间有一段时间,四大不愿意做不良资产,好不容易处理完了存量,一度转型成为影子银行。在当时,影子银行也是时代的要求,四大AMC里面大多是银行系统里出来的,债权融资是最容易的。但根据新的监管要求和时代要求,这一路径走不通了。

  那么地方AMC 应该如何走自己的发展道路?

  李明指出,首先依然要以不良资产管理为基础。第二,一些地区不良资产新增量很少,传统专门处置存量不良资产已不能满足业务需要,需要进一步延伸。一方面是把不良资产风险前移,另一方面是进一步延伸到产业结构调整、供给侧改革、金融去杠杆。

  针对我国经济运行过程中,包括高杠杆、产业结构落后等问题都是亚健康状态,彻底摒弃过去影子银行的思路,做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的服务商是地方AMC的新方向。这要求地方AMC配合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战略调整,比如银行的战略是从公司银行向私人银行转移,那么地方AMC 的作用是督促银行吃保健品,化解转型中深层次的风险。

  “就我个人从四大到地方AMC的转型感受而言,在四大势必拥有很多平台、牌照、业务、资金方面的优势和主动权,但是地方AMC的业务开展明显更具市场化,其挑战性和成就感也是加倍。”李明称。

  看好未来

  同样1999年加入信达的四大AMC元老级不良行业人士贺辉(化名),在2016年感受到新的不良周期到来,决定以更市场化的方式参与不良市场,辞职创业并毅然申请地方AMC的牌照。

  “公司成立之初,当时觉得需要有一张地方AMC的牌照,想法很朴素,觉得这行连牌照都没有非常没有面子。打开地图一看所有经济发达地区都满员,经过整整一年运作,在东北某省拿到了AMC牌照。其间经历了创建公司、找股东、摆平各种关系或者劝退各路竞争对手,最终拿到牌照过程很艰辛,也切实感受到这块牌照的分量。”他说。

  地方AMC牌照有很多独特的优势和价值,当然把地方AMC和四大比较是没有价值的课题,正确的做法是把地方AMC和四大省级公司做竞争优势对比。

  首先,地方资源的优势无可比拟,贺辉在信达待过四个省公司,四大只在各个省的省会立足,而且主要和省一级的机构平台做一些沟通和联络,其实在各个省的生根和往下的延伸严重不足。四大目前很大的短板是每个省的下面“没有腿”,所有机构就是一个省级而已。地方AMC相对于四大最主要的优势是可以在地方扎根,甚至可以在一些相对比较好的县级扎根,这是四大AMC永远比不上的。

  第二,地方股东背景优势。四大AMC背景很好,但放到地方,股东背景没有起到直接的支持。而地方AMC在这方面会越来越具有优势,尤其是股东背景多元化的地方AMC,股东资源可以为公司所用,这在未来非常有优势。

  第三,监管优势,地方AMC监管是空白,少量的监管是参与一级市场监管。对于地方AMC一级市场之外其他业务投资,甚至省外全国性的投资没有限制。也就是说四大省级AMC反而在业务开展上有更大局限,跨省业务比较困难,对于地方AMC而言,跨省业务没有任何限制和局限。所以不难看到很多大型的地方AMC平台是面向全国开展业务,如果监管继续放开,相信未来这部分收益比重会逐步扩大。

  贺辉指出,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地方AMC没有包袱,完全轻装上阵,这一优势将越发明显。四大AMC走到今天,尤其近两年不计成本在市场“扫货”,每家都有千亿甚至几千亿的不良包,这个包袱的消化未来可能会成为四大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  一位在银行资产保全部从业20余年后转入民营资产管理公司的资深业务人士坦言,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总资产规模超过了3万亿,持有不良资产的份额达到了五成左右。不良资产无论从银行买过来还是市场上收购的,流动性都非常差,而且已经有违约的资产。如此高比例的非流动性资产已经开始逐渐暴露流动性问题。

  “前两天刚刚接到一个电话,某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省级分公司老总给我打电话,说你来我这儿,我这儿有很多资产给你挑。我说怎么这么急,他说流动性管理出了问题。这就是一个信号,目前各大资产管理公司收资产解决资金回流压力迫在眉睫。”他称。

  他认为,今年年中资产包价格可能到达一个高点,出的包可能很多。叠加四大AMC目前和未来可能产生的流动性压力,或将给地方AMC带来丰富的机会和交易。(编辑:周鹏峰,如有意见建议请联系:zhoupf@21jingji.com)

  声明:福州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
  • 编辑:Weli

华南综合

图片报道

生活综合

科技综合